全本书屋> 新笔趣阁免费完本小说 > 恐怖小说 > 江湖尘事 > 第一百零六章 喜酒难喝

江湖尘事:第一百零六章 喜酒难喝

小说:江湖尘事作者:江南剑

    汪九成笑道:看来你懂得也不多,这些珠宝价值五万金,你帮我看看,哪些价值一百两银子。

    胡图哈挑出一枚较小的宝石,他说道:这个估计是最不值钱的,价值也在几百两银子,你要找这个干什么?

    汪九成将这枚小宝石放在端木裂手中,他说道:此人挖了个这么大的坑,这是辛苦钱。

    原来端木裂只是被他打晕了,并没有死,汪九成又问胡图哈:你看这串珍珠项链价值几何?

    胡图哈接过来仔细看了看,然后说道:珍珠的价格不像其他宝石靠估,这么大的珍珠自有定价,一枚大约在十两银子左右,这一串价格最少值五百金。

    汪九成愕然:你是不是欺我不会数数?这串珍珠项链只有三十来颗,一颗十两银子,最多值三百多两银子,也就是六十多两金子,又怎么会值五百金?

    胡图哈笑道:你这又不懂了,像这样一枚通透的大珍珠虽然不多,但并非罕见罕闻,可三十颗一样大小质地的就极为难寻了,所以价值至少要增十倍。

    汪九成点了点头:你果然识货,你跟我辛苦这一趟,我本来说好的是给你二十两金子的佣金,可是看你如此义气,再加上你也需要一些本钱做买卖,这串珍珠就给你做辛苦钱了,千万不要觉得我小气,这箱子珠宝还要还给中土的百姓呢,所以能给你这串珍珠,已是我能做的最大的决定了。

    胡图哈感激地难以言喻,他说道:多谢你了,你究竟是什么人,能不能跟我说一说?

    汪九成看着远处说道:等咱们再回到垛子营,我就告诉你。

    回程便显得轻松多了,从罕莫尔山穿过戈壁回到草原上时,两人又将那根金色的丝带带在身上,受到了牧民的热心帮助,而对土默特部,汪九成实在是尴尬以对,便远远地绕了一大圈,避开了他们,对于辛爱等人,汪九成只能在心中感到抱歉了。

    到了垛子营,汪九成跟胡图哈说了自己乃是丐帮帮主的身份,胡图哈讶然道:我只想过你是个了不起的人,没想到你竟然是天下第一大帮的帮主,怪不得武功如此高强,难得你竟然如此平易近人,这些时日,我感到自己简直像做了一场梦一样。

    汪九成说道:草原上的狼多,你想从中取利,那是和从狼嘴里掏食差不多,我奉劝你,将珍珠项链卖了,所得之钱除了还账以外,其他的不妨拿着做点小买卖

    胡图哈打断他的话:汪帮主,不是我不想听你劝说,我喜欢做来往草原和中土的事,偿若不做的话,我都不知道自己能够干什么,这也许就是老天给我的指引吧,偿若我在草原上终于出了意外而死,我也不会觉得后悔!

    汪九成没想到世上竟然会有这种人,他劝无可劝,只得嘱托了他几句,然后又在胡图哈的帮助下,将骆驼换成了马,便和呼哈图道了别,径直回到了中州洛阳。

    此后的事情,刘苏儿大都知道了,他和梅嫽听着汪九成的漠北一行,两人都被其中的事情所吸引,菜也凉了,酒也喝够了瘾。

    刘苏儿说道:怪不得你不肯要我的银票,原来如此,汪帮主,你看鞑靼人到底是怎么样的人?是好人还是坏人?

    汪九成说道:鞑靼人里也有好人,中原人里也有坏人,不能只以善恶来论,大家只是立场不同罢了,其实单就性子来说,我更喜欢鞑靼人的直爽。

    梅嫽说道:这么一来,偿若鞑靼人来犯中土,汪帮主不会因此而心软吧。

    汪九成说道:这是两回事,就像我觉得邻居为人不错,可是有一天他要进我家劫掠杀人,我自然要誓死抗衡,人不错,和人做了错事,可就是两码事了,对了,刘苏儿的劫难也过去了,你们以后打算如何?是不是该请我喝杯喜酒?

    梅嫽低下头来,感到一阵羞赧,在汪九成和刘苏儿两人的期盼中,梅嫽说道:刘苏儿答应我的事,还没有做到呢,等他做到了,再喝喜酒不迟。

    她说得答应她的事,自然是帮她找回亲生父母,刘苏儿苦笑了一声,这件事实属渺茫,偿若找不到她的生身爹娘,难道两人始终都不结婚么?想到这里,刘苏儿的神色变得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梅嫽接着说道:可是找我亲生父母的事,也不是你一个人的事,我自然也要和你一起。

    刘苏儿本来心情低落,闻言眼睛又亮了起来:和我一起?你是说此后一直在一起?

    梅嫽点了点头:可是找到我父母以后,他们是不是还让我跟你在一起,就很难说了。

    刘苏儿厚着脸皮说道:会的,会的,他们一定会的。

    汪九成笑吟吟地看着这对年轻人,心底忍不住想起了自己年轻的时候。

    而梅嫽则想到,自己父母当年狠心抛下了自己,偿若真的找到了他们,自己又该怎么去面对他们,他们又该怎么面对自己呢?

    端木裂却没有这样的怀疑,他在铁杉树周围挖了一圈,然后又扩大了些范围接着挖了一圈,还是没有,他又向深处挖,挖了有近一丈深,终于,铁锹似乎挖到了什么东西,端木裂扔下铁锹,人跳入坑中,要将坑里的东西搬上来。

    汪九成知道时机到了,他从长草后走了出来,他轻功既高,又是刻意掩饰住了脚步声,端木裂人在坑中,竟然没有发觉。汪九成心想,也亏得这端木裂这个傻大个有耐心,若是换做自己,早就会开始怀疑这藏宝地是不是在这儿了。

    端木裂在坑中,将埋在土中的一口箱子给搬了上来,放在头顶的地上,然后他才从坑中爬出来,等到他爬出来后,蓦然发下自己放在这里的木箱子不见了。

    莫非是见了鬼了?端木裂喃喃自语,转过身来,正看到汪九成正用一只脚踩着木箱子,嘴上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看着他。

    端木裂一见是汪九成之下什么都明白了,他心中是又是气苦又是不甘又是着急,几种情绪混合之下,他竟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只是怔怔地看着汪九成,若说什么叫做煮熟的鸭子都能飞走,此刻端木裂就是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汪九成笑道:辛苦了,大个子,若不是你,我还得辛劳一番哩!

    端木裂顾不得尊严说道:汪帮主,请你看在我千里迢迢来此一趟,和今晚挖出箱子的苦劳上,将这些珠宝分给我一些,可行?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