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书屋> 好看的小说出版书 > 精灵小说 > 赤兔记 > 176 意外之人

赤兔记:176 意外之人

小说:赤兔记作者:东郊林公子

    声音嘶哑隐藏,竟然是来自殿外。几个呼吸之后,却见一个灰衣灰发的男子大踏步的走了进来,身形略显岣嵝,但浑身气势不俗。到了场中,此人对着阿飞和阳顶天的方向微微一点头,继续道:苦盟主,在下有一个不情之请但他话没说完,便听得五散人之一布袋和尚喝道:是你,成昆,你竟敢来我明教!

    我早就料到有人会用破墙碎石的法子。如果这么容易就给你们成功了,我还做什么武林盟主,调解江湖纷争呢!

    碎屑烟尘尽皆散去,众人都是意外的低呼。

    那两句诗赫然还在,阳光之下闪烁着晶莹剔透的光泽!

    卧槽,怎么还在?

    没有倒下啊!

    快看后面,还有一些东西。

    震惊之后的众人都是仔细瞧去,却见那墙壁虽被震碎,但以冰化作的字体却依旧坚挺,岿然不动,凌空被一道道粗细不一、雪白虬张的冰柱给支撑住了。冰柱弯弯曲曲,竟是一直都深深的埋在墙壁之内。宛如龙行蜿蜒,每一个字后面衍生出来,一直到最后汇聚成一体牢牢地扎根在了地面上。

    这条冰龙并不是纯粹的水所化,而是一种石屑和水的混合,虽看起来极为坚固。即便是石墙碎了,那些字依旧是完好无损,甚至连一点儿破碎的痕迹都没有!而且因为石壁没有了,那些字独立在厅堂之前,在阳光的照耀之下更显得光怪陆离,奇异夺目。

    这,这是什么时候埋下的有人低呼一声。

    没有人说话,因为每个人都清楚是什么时候。

    是阿飞在用水写字的时候留下的。可那个时候,石壁内部的情况没有人可以看得清楚,只能看到那些水在墙壁的表面上凝结成冰,谁曾想还有一部分水深入到了石壁之内,暗中冻结成了一道支撑?而且石壁如此坚硬结实,水又是如何进去,最后在极霸道的寒性真气作用之下,进而还能连接在一起

    殷野王,你内功霸道竟可以震裂石壁,当足以自傲!只是我多留了一手,却让你失望了!阿飞说完缓步走到了那些冰字的面前,伸手在其中一个字上轻拍摩挲了几下。

    殷野王是一脸的惊讶加失望。他原以为自己可一举建功,即能打碎这些字,羞辱苦命的阿飞,又能为明教争得圣火令。不曾想还是功败垂成。焉地里他怒道:不过是一些坚冰而已,有什么可以炫耀的。待我再打碎了他!恼怒之下,忽然间从怀中取出一物,直接朝那些冰字扔去。

    那东西却是一根短戟,不知是殷野王的兵器还是他从其他地方随意摸来的。殷野王虽然内功消耗极大,但这么一扔也是甚有力度。有趣的是,这殷野王口中说是要打碎了这些字,但短戟所去的方向却隐隐是那阿飞的后背。

    如此短暂的距离,骤然偷袭倒也有些突兀。阿飞仿若未觉,依旧背对着他。众人惊呼声中,眼见短戟就要碰到他,就被一只手凌空捏住了。

    出手之人却是波斯总教三使者之一的辉月使。辉月使是三使者之中唯一的女子,速度也是最快。却见其一头黑发飘飘,雪白的手抓住了短戟,口中却娇声道:堂堂明教殷野王,竟然也耍这些恼羞成怒的手段。真是叫人不耻!若是旁人都像你这般,一招不成便是掏出兵器乱砍,甚至还要伤人,我看今天咱们也不用比了。随便来一个明教的教众,用各种手段撒泼便是!

    那殷野王脸色微变。他这番出手也是有一些试探之意,此刻被辉月使拿住了兵器,当即怒道:胡说些什么辉月使,你也是想试试明教功夫么?说着他双手一抓,隐然要有出手的样子。

    辉月使却是冷笑道:殷野王,你还有力气么?方才的内力怕是都用完了吧!如果你不能破了苦盟主的难题,那最好还是退下换一个武功更强的人来,免得自找欺辱!

    说完辉月使将那短戟随手一扔,却听得当啷一声,短戟碰到了地面上滚动了几下,到了那殷野王的脚下。殷野王脸色发青,正要暴起发难,忽听得一个威严浑厚的声音道:下去吧,不要在这里胡闹!

    那是他老爹白眉鹰王发话了。老爷子做事凌厉果断,素知自己的儿子虽然武功不下于自己,但有时会短暂冲昏头,当即喝止了他。那殷野王脸色阴沉不定,忽地叹口气,伸出一脚跺下,直接踩住了那短戟。当他退回人群中,却见那短戟深深的没入了地面,与地面平齐了。

    人们心头各自惊讶,不曾想这殷野王还有这般余力。一旁的常言笑和左手刀都是看的心里一跳,暗想这殷野王素有心机,那之前表现出来的软弱莫非是故意的?他真的想偷袭苦命的阿飞?

    那辉月使眼睛微微一转,却不屑道:之前我看那青翼蝠王失败之后,勇于担责,自断手指。原以为中原明教都是如此的英雄好汉,岂不知有人失败后还意图偷袭,连一句话都不说。嘿嘿,这样的明教,真是让我等失望了。圣火令若是在你们手中不知道会做出多少为非作歹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众人不禁哗然,那群扛旗的玩家们一看又来表演机会了,登时也跟着见风起浪。一人道:殷野王不也断两根手指表示一下么?

    不要胡说,人家是大力鹰爪功,若是断了还怎么打架。要断也是断脚趾头!

    恐怕他连一根头发丝都不想断吧!

    不断点什么,给苦盟主磕头认错也行啊!

    众人你一言我一语,说的那殷野王脸色如染缸一样了。饶是明教一干人也是尴尬。韦一笑自断手指,的确是激起了大伙儿的气势,但不曾想也给后面的人添了麻烦。再去挑战的人如果都失败了,岂不是都要给自己一下以示自罚?若是不做,又显得明教人心不齐了

    且在明教众人心有不悦之时,那殷天正上前两步,想要代替儿子说几句话。不过明教教主阳顶天终于起身来阻止到:鹰王,且让我来吧!

    见到教主亲自动手,明教众人都是有些动容。范遥道:何须教主出手,让我范遥再来试试这厮阳顶天却道:诸位不必试了。苦盟主这一首诗写的好啊!我看即明教之中极少有人能做到,便是我恐怕也难以比肩了!

    他说着已经上前几步,站到了场中。

    明教中人见状都是心中一振。但阳顶天这句话却让众人讶然,此举是承认明教不行了吗?他可是一教之主,应该不会如此言语才是。

    阿飞终于转身,正面看着这位明教教主,那熟悉的脸就在不远处,他心里头忽然间闪过了一丝恍惚。

    大半年前,自己便是亲手砍下了此人的头颅,将整个明教打残了。当时他还想,如果双方不是立场问题,或许还能成为朋友呢!明教在历史上都是英雄洒脱之辈,武功高强,豪侠好义之士比比皆是。可是不知为何,阿飞三番两次与他们对立起来,这其中的恩怨,都说不出对错来了。

    对方偷袭厉若海固然是错,但也是为了当年被灭派之仇。而那灭派之仇只是起于大江湖的系统任务。谁让双方在东方不败的立场上向左呢?当然这里面也有那杨莲亭的功劳和算计在里面。如果不是杨大总管,或许局面也会不同。杨莲亭为了东方不败连自己都可以弄死,阿飞也被算计了进去,做了对方的一把刀对付明教的而已。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