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书屋> 最强丹神 小说 > 国防小说 > 佳人把盏问长安 > 第96章 骄横与卑微

佳人把盏问长安:第96章 骄横与卑微

小说:佳人把盏问长安作者:文武林

    春曦恨道:你们不要说风凉话了!实在受不了你们这些女人了!

    曹太太道:我现在跟你说正经的!就按照我们的主意办吧!你把那个法国总领事引荐给我们!我们曹家的上下不会忘记你的大恩大德!说到这里,用手捂住嘴,笑声从指缝里露了出来。翠喜和长安也跟着笑了起来。春曦愈发的觉得不好意思了,嘟囔道:妈想的真容易!那法国总领事能随随便便来我们家里吗?

    曹太太故意笑问道:那按照二少爷的想法,我们应该怎么和那总领事认识呢?

    春曦双手插在了咖啡色背带裤的口袋里,昂着头,踱着脚上的黑皮鞋,趾高气昂的走到了沙发跟前,缓缓的坐下,翘起了二郎腿,傲慢的道:你们这些娘们不是有本事吗?

    曹太太又忍不住笑了起来。长安和翠喜也笑看着眼前的热闹,觉得春曦那副觉不着的样子很滑稽。春曦道:你们问我呢?我也不知道!我只知道吃饭喝酒谈恋爱,不务正业,是曹家的罪人!我这个罪人有自知之明!说完,便缓缓的闭上了眼睛,双手抱头倚靠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刚才,他说的这句话,其实是故意的。在青春期的时候,他曾经极度的叛逆,杵逆父母,被赶出了公馆,在欢喜月戏班子里存身。后来,曹先生和太太找到了戏班子,当着众人的面,把春曦骂了个狗血喷头。当时,曹太太骂春曦道:你只知道吃饭喝酒谈恋爱,不务正业,简直是曹家的罪人。

    这会儿,曹太太听到春曦以牙还牙,冷笑道:你的记性真不差!

    春曦睁开眼睛,反唇相讥道:我是个记仇的人!能记一辈子!说完,便故意瞪了长安一眼。长安装作没有看见。她的心里惦记着曹家的安危,大义凛然。

    曹太太道:那你就把大帅府的人记恨一辈子吧!他们欺负了我们曹家,还逼着你师父唱戏!这样的深仇大恨,你不得记上五辈子?

    春曦道:我当然记仇!

    曹太太紧赶着道:那你还眼睁睁的看着我们曹家蒙难?你还不赶快联系那个总领事!说不定,等会儿,那个混账军阀就拿着枪进来了!

    春曦道:我有要求!不知道妈能不能答应我?我想,妈肯定能答应的!

    曹太太逼问道:你什么要求?是不是关于苏细烟?你是不是想着让苏细烟做正房太太?哼!我告诉你!一码归一码!这件事情和苏细烟的事情没有任何的关系!你不要趁火打劫!

    春曦想不到母亲竟然直截了当的说了出来,脸色显出了惭愧,道:妈干什么非要说的这么的直白呢?什么叫趁火打劫?我成了什么人了!又不是强盗!妈可别忘了,你现在有事求着我!

    曹太太咬牙切齿的恨道:我当初怎么生了你这么个儿子!别人家的儿子都替老姿娘去死呢!你可倒好!家里的事情都已经火烧眉毛了,你竟然看笑话,反过头来要挟你的亲妈!你可真孝顺!我是不是应该给你请一个孝子牌坊!

    春曦口不择言的道:我先给妈请个贞洁牌坊吧!

    这句话说完,长安和翠喜都笑的前仰后合。春曦自己也掌控不住,也笑的昏天黑地的。曹太太气的冲到了沙发跟前,在春曦的脊背上狠狠的拍打了几下,骂道:愈发不像话了!你这个畜生!你爸爸的在天之灵要是看见了,肯定会后悔当初生下你的!

    春曦笑够了,道:不过是开句玩笑而已!谁让妈先贬损我的呢?

    曹太太板着脸,坐在了春曦斜对面的沙发上,问道:你的心里到底是怎么个想法?

    春曦道:妈!你别多说了!我的心里肯定有数的!你放心,那个法国总领事很稀罕我们家里的东西。他肯定愿意和我们曹家做生意的!我只要跟他一说,他肯定会欢天喜地的!这算什么难事呢!至于大帅府那头的事情,他肯定也会出面摆平的!

    曹太太道:我们可没有打算和他长期做生意!不过是为了应付眼前的局面罢了!

    春曦道:我们曹家可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。我们曹家百年老店的招牌毕竟摆在外面!

    曹太太道:行啦!你别多说了!还用的着你来教训我?你快回房吧,去给苏细烟打电话吧!

    春曦的心里本来就想着给苏细烟打电话呢。这会儿,他听到母亲的话,简直像是得了赦令一样。他立即欢天喜地的站起身,吹着口哨上楼了。他从长安的身边走过去的时候,看也不看长安,神情显得很骄横。

    长安走到了曹太太的跟前,低声笑道:春曦答应了就好。剩下的事情就看我们的了!

    曹太太道:我们不要瞧了外国人,他们里面真的有人很懂我们中国的东西。

    长安道:俗话说,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!为了能应付大帅府,我们只能委曲求全的牺牲了!

    曹太太道:唯有如此。等春霖和张成回来以后,我们立即把这个主意告诉他们。顿了顿,叹息道:提起张成,我想起来他的生日园会的事情。本来,我打算给他好好的办一次园会,让他风光一天。可谁能想到,临近的时候,家里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。我也没有心情了!

    长安劝道:张叔是我们曹家的老人了!他应该能理解妈的这片心的!至于生日园会不过就是个形式罢了!只要我们曹家的人待他好,给他养老送终,其实又何必在乎形式呢!

    曹太太道:你说的话都很有道理。我想,他也能理解我的心思的!说到这里,觉得有些口渴,便招呼翠喜给她端一杯热咖啡来。翠喜正在发呆,听到曹太太的话,立即笑道:太太!我这就去!说完,便匆匆的走进了客厅旁侧的厨房里。

    曹太太眼瞅着翠喜的身影,觉得有些不对劲儿。可是,她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。等到翠喜手里捧着白瓷咖啡杯出来的时候,曹太太便很仔细的盯着她的脸看。长安也注意到了曹太太神情的异样,仔细的朝着翠喜的脸上打量着。

    等到翠喜走到曹太太跟前的时候,她眼瞅着曹太太异样的眼神,恍然想起了什么,立即侧过了脸去。长安的眼睛尖,早就看到翠喜右腮帮子肿的老高,不由得喊道:天呢!你这是怎么了?说完,便伸出手指,摩挲着那隆起的水肿。

    曹太太喊道:这是怎么说!谁打你了?是不是春曦干的?

    翠喜的眼泪都快逼出来了,道:不是!不是!不是二少爷!

    曹太太迷惘的问道:那是谁呢?有谁会下这么狠的手?你快说呀!你要急死我呀!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