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书屋> 新笔趣阁免费完本小说 > 国防小说 > 佳人把盏问长安 > 第98章 和盘托出

佳人把盏问长安:第98章 和盘托出

小说:佳人把盏问长安作者:文武林

    春曦道:是呀!我们家里人正发愁呢!好歹,我们想出了一个办法。

    细烟问道:什么办法呢?

    春曦道:先不说家里的事情了。细烟!我有话要对你说!

    细烟莫名其妙的看着春曦,问道:怎么了?你怎么出这幅样子呢?有什么话,你就赶快说吧!

    春曦道:细烟!我一直考虑着该怎么告诉你呢!这件事情关系到你和我!我真的担心你不能接受呢!说完,神情里便显出了忧郁的目光。

    细烟道:竟然这么严重!你快告诉我,让我和你一起分担!

    春曦低了低头,道:细烟,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跟你提到翠喜吗?

    细烟睁大了眼睛,一把抓住了春曦的胳膊,问道:翠喜怎么了?她不过就是一个丫头!

    春曦道:可是,她已经是曹家的姨太太了!只不过她还没有和我结婚而已!

    细烟吓得目瞪口呆。过了好半天,她才回过神,喊道:你说什么?她竟然是你的姨太太!你是不是疯了?她有什么资格给你当姨太太?你怎么会看上她呢!曹春曦,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!

    春曦道:细烟!你不要着急!你听我慢慢的说。这都是我妈安排的!她说,我要是想娶你做姨太太,必须娶翠喜做姨太太!我实在没有办法了,只好答应了她!可我的心里是很不愿意的!

    细烟狠命的咬着下嘴唇,半晌喊道:你妈真是个浑蛋!她简直欺人太甚!她分明是故意的!故意安排翠喜来辖制你,让你和我不能安安稳稳的过日子!你妈的心太恶毒了!太恶毒了!!说完,便疯狂的跑到了戏台子的入口处,脚猜着红漆木楼梯,噔噔噔的上了戏台子,冲到了兵器架跟前,抓起一把大刀,胡乱的挥舞着,发泄着心里的悲愤。

    春曦没有冲上去,站在原地,呆望着正发飙的细烟。等到细烟发泄痛快了,她把绣刀扔到了台面上,气喘吁吁的坐在了墨绿色的地毯上。她已经汗流浃背了,汗水沾湿了衣服。春曦颓然的坐在了正中央的长凳上,弯下腰,双手抱头,显出了一副很痛苦的模样。

    他和细烟都沉默着。偏偏天空上飞来了一群灰色的鸽子。鸽哨发出了凄凉的声响,在空中摇曳着,由远及近,由近及远。那悲悲戚戚的鸽哨声仿佛化作了无形的钢丝,缠绕着春曦和细烟的心。那两颗被桎梏的心加速的跳动着,拼命的想要冲破桎梏,获得自由!

    过了好半天,春曦抬起头,说道:所以,这段日子,我过的很艰难。每次见到你,我都装出一副很快乐的样子。可是,我的心里却五味陈杂!昨天,我和翠喜去了穆家。那是我母亲特意安排的!他要我把翠喜介绍给各位宾客们!

    细烟听到这里,抬起头,微微的耷拉着红润的眼皮,呢喃道:你身不由己!我岂能不晓得你心里的苦!我唯一能做的,就是和你一起分担!

    春曦站起身,缓缓的走到了戏台子跟前。细烟正好坐在台边。春曦能够拉住她的手。他悲苦的道:谢谢你能理解我!

    细烟道:我还能有什么办法?依照我刚才的想法,我恨不得能握着这把绣刀冲到你家,把那个狐媚子斩了!等我发泄完了,我坐在这里,觉得人生如戏!

    春曦用力的捏着细烟的手,道:我真的很对不起你!你在戏台子上做戏,在现实里,你还要委曲求全的做戏!

    细烟苦笑道:谁让我看中了曹春曦这个人呢!谁让我看中了曹春曦这个人呢!我谁都不恨,就恨我自己!说完,便把头埋在了膝盖里,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春曦知道劝不住,便由着细烟哭够了。峨眉春正好领着几个徒弟过来了,他们都看到了戏台子上的情境。峨眉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对徒弟们使了个眼色,要他们不要出声。他引着那几个徒弟又回去了。可是,他的心里却存着心事,决定找细烟问清楚。

    细烟哭够了,觉得脸上凉飕飕的。她用洁白的水袖在脸上擦了擦,站起身,道:我们下去吧!千万不要让戏班子里的人看见了!本来,我已经给戏班子里惹了很多的事情。说完,便从戏台子上跳了下来。她的脚底下一滑,没有站稳,扑到了春曦的怀里。

    春曦立即抱紧了细烟,哭道:有我在!我不会让你吃亏的!我们共同面对!

    细烟的眼泪再次逼了出来。她哭道:春曦,我问你,你到底喜不喜欢翠喜!

    春曦道:我怎么可能喜欢她呢?她不过是个丫头。我对她只有主仆之情,压根就没有夫妻的情谊!我喜欢的人只有你!我们都已经相处了这些年,你难道还没有看清楚我的心吗?

    细烟道:我当然能看懂你的心。你也当然能看懂我的心!我们的两颗心是系在一起的!

    春曦道:我和翠喜不过是名义上的夫妻而已。她终其一生,得到的也只能是一个虚名罢了!

    细烟叹息道:她真是个傻丫头!为了一个虚名,竟然豁出去了自己一辈子的幸福!她真傻!

    春曦道:只怪她自己没有觉悟!她的志向就是嫁给有钱人家的少爷,做姨太太,衣食无忧,生儿育女!像她这种没有受过大学教育的女人,又有什么觉悟呢?她不过是个可怜人罢了!

    细烟道:她可怜,真的可怜,太可怜了!我可怜,真的可怜,太可怜了!你可怜,你真可怜,太可怜了!我们都可怜!

    春曦道:细烟!我们身处这出戏里,台本不在自己手里,真的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。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,就是学会珍惜!

    细烟道:等到忙完这几天,我们就结婚吧!我真的害怕夜长梦多!我真的受不了更多的打击了!

    春曦道:好!我正是这个意思!我们的新房子已经收拾好了!我们暂且忍耐这几天!不过就是几天的功夫罢了,很快就会熬过去的!

    细烟松开了春曦,挣扎着挤出了一个笑容,道:你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师父和师母!俩人要是知道了,肯定会受不了的!我真的不想再给师父添麻烦了!

    春曦拉着细烟的手,道:当然!这个秘密只有与我们两个人知道。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