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书屋> 新笔趣阁免费完本小说 > 国防小说 > 佳人把盏问长安 > 第48章 拍卖会的英俊小生

佳人把盏问长安:第48章 拍卖会的英俊小生

小说:佳人把盏问长安作者:文武林

    这会儿,她睁开眼,看到窗户玻璃上泛着一层蟹壳青,知道天已经亮了。她侧过身,让自己躺的更舒服点儿,呆望着窗户玻璃,回想着夜梦里的惨烈情境。下房的门开了,晓儿出来了,手里拎着她的那只棕色格子皮箱。皮箱里塞的鼓鼓囊囊的,不知道盛着多少私人物件。这些年,她在曹公馆里帮佣,明里暗里积攒了不少东西。当然,一部分是曹先生和太太赏的,另一部分就是平日里揩油得来的。

    张妈和祝妈跟在后面,俩人都垂头丧气的。翠喜听到皮箱轮子擦地的声响,紧赶着就爬起身。她从沙发上站起,显得雄赳赳气昂昂的。她原本以为,晓儿肯定是面容憔悴,披头散发,眼泪汪汪的。可眼前的情境简直让她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晓儿梳着工整的发髻,把头发都盘在了脑后,上面插着一只彩凤吐珠珍珠钗。她化着精致的妆容,涂脂抹粉,香喷喷的。身上穿着一件橄榄绿色的棉布旗袍,上面金丝闪烁。外面罩着一件咖啡色的长绒大衣,一直遮住了膝盖。腿上穿着笔挺的白色筒裤,脚上穿着一双暗红色的牛皮短靴。她拎着大皮箱走到了外面的院子里,顺势坐在那只皮箱上,从大衣口袋里摸出一只圆镜子,对着镜子涂抹着紫罗兰色的口红。

    翠喜和张妈祝妈站在门口的巍峨汉白玉廊柱下,眼瞅着晓儿的摩登打扮。天上的蟹壳青已经变成了透明的碧蓝色。东边一轮鸭蛋黄似的朝阳正慢腾腾的升起来。那是一只圆胖脸,像是正眯着眼偷笑。它慢慢的离开地平线,升到了高处。紧跟着,东边的天空上便被烧红了,虾子红的颜色弥散了一大片,灼人的眼。

    晓儿的半边脸浸染着虾子红,红扑扑的,光彩照人。她的脸上涂抹着一层明晃晃的油,微微的发着亮光。翠喜觉得那亮光很刺眼。张妈低声道,晓儿昨晚上给汽车行打了个电话,要了一辆汽车,正等着汽车开来呢。

    翠喜听到这里,立即转身回到了客厅里。她把沙发上的被褥收拾妥当了,送回到了下房里。等到她出来的时候,汽车已经来到了公馆门口。汽车司机竟然把晓儿当成了太太,毕恭毕敬的帮她搬运行李,然后点头哈腰的请她上车。晓儿真把自己当成了太太,款款的坐在了车里。

    她故意摇下来窗户玻璃。翠喜看到,她的嘴正动着。她以为,晓儿是在低声骂她。她刚要开口说出不好听的。晓儿却吐出了瓜子皮。原来,她正嚼着瓜子。

    那辆汽车开出了曹公馆的大门,上面传来了晓儿的破口大骂:曹家的人都不得好死!

    那一声喊叫着实凄惨,简直把翠喜和两个老妈子都吓了一大跳。在楼上,曹太太早就被汽车声惊动了。这会儿,她正披着百合色的睡袍站在窗户跟前,眼瞅着楼下的情境。她听到了晓儿的破口大骂,恨不得能变成孙猴子飞到那辆车上、撕裂晓儿的那张嘴。

    可是,汽车既然已经走远了。她的心里即便憋着一股子火气,也实在没有办法发泄了。她只好咬牙切齿的忘了。今天,正是槐园拍卖会的日子,她紧赶着收拾打扮了,吃了几口稀粥和鸡蛋饼,便要厮备车出门。春霖和长安也已经收拾妥当了。春霖告诉母亲,他和长安也准备去看热闹。曹太太答应了,催促着俩人赶快吃早饭。

    张妈心翼翼的伺候着,一句话都不敢说。翠喜躲在厨房里准备咖啡,时不时的朝着外面瞅一眼。曹太太倒也没有提起晓儿的事情。张妈的心里略微的松了松。

    曹太太和春霖夫妇来到了穆氏拍卖行,看到那里面已经热闹非凡了。文彬安排的很周到,他特意把拍卖会的现场安排在了后园的草地上。草地正中的白色石头凉亭子里放着圆桌,上面摆着大红册子,拍卖锤,一簇鲜花。亭子四周围着一圈白色的木桌子,底下放着白色塑料座椅。气氛显得很轻松,而不是一般拍卖会的庄重和死气沉沉。

    梳着油亮分头,穿着黑马甲的年轻服务生们颤颤巍巍的端着金漆托盘,把橘子水,热咖啡,冰镇香槟酒,草莓冰激凌,夹心巧克力,奶油长面包送到了男女嘉宾们的手里。甚至有教会的掌事嬷嬷和主管修女前来凑热闹。她们裹在黑白相间的光电绸袍子里,披着纱头巾,说着俏皮风趣的拉丁文,手舞足蹈,专门和年轻的英俊们说笑。曹太太和春霖夫妇一路走来,觉得真热闹。

    春霖对长安笑道:我们就等着看热闹吧。看一看董槐园的玛瑙钗能卖出多少钱!

    长安正陶醉在周围宾客对她的艳羡目光里,她听到春霖的话,笑道:我们还是专心的走路吧!

    春霖早已察觉到周围宾客们对他和长安的艳羡,笑道:我们又出了一会儿风头!看来,我们真的来对了!

    曹太太款款的走在前面。她觉得,春霖和长安真给她争了面子。她见到熟悉的人,便说笑着上前,特意把春霖和长安介绍给熟人。每遇到一个熟人,她都要介绍一遍,真的是不厌其烦。等到文彬出现的时候,宾客们更热闹了。他专门把曹太太一家请到了上席,陪着曹太太聊着家常。

    曹太太笑道:真有你的!你竟然想得出来,把拍卖会办成了园会!这里真热闹,压根就不像是拍卖会,反倒像是相亲盛会了!你瞧,那几个修女们正和英俊们谈笑风生!

    文彬道:其实,我这么安排是有道理的!我家女儿不是眼瞅着就要出门了吗?她在我和内人跟前撒娇,非要在娘家办一次园会,邀请上流社会的名媛佳丽、杰出英俊们!她戴着那条珍珠项链,准备出风头呢!我想着,既然如此,还不如顺便把拍卖会也召开了!

    曹太太道:原来如此!不知道千金什么时候出门子呢?

    文彬笑道:下个礼拜天!到时候,我肯定会亲自给您送去喜帖的!还望大嫂能赏脸!

    曹太太跟着笑道:那是自然的!这几天,我正琢磨着该给千金准备什么样的贺礼呢!

    正在说笑,槐园来了。他竟然也穿了一套西服,戴着黑压压的礼帽,对来宾们不停的拱着手。文彬迎了上去,邀请他也坐在了上席里。他先是对曹太太鞠了一躬,随后才落座。曹太太脸上的笑显得勉强。她还在为许家相亲的事情气恼着呢。可是,今天毕竟是槐园拍卖玛瑙钗的大好日子,她实在不便多说赵家的事情。正好,文彬正拉着槐园的手,亲密的谈着拍卖会的收益分成。曹太太正好不用应付槐园了。她吃着蜜饯,眼瞅着周围息壤不休的宾客们。

    文彬的待嫁女儿打扮的洋里洋气,戴着那条稀罕的珍珠项链,正和熟人家里油头粉面的少爷们说笑着。她的未婚夫是个身材宽厚的胖子。个子很高,五大三粗,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。这会儿,他正用一只手扶着金丝边眼镜框,从眼镜片里端详着不远处的一个身材苗条的修女。

    曹太太看到了那对新人,简直想要笑出声。她身边的春霖和长安简直是一对完美的夫妇,简直要比穆家的女儿女婿强过千倍!

    春霖也注意到了那对新人,低声对长安道:你瞧见没有?那对新人简直太夸张了!

    长安也正看着穆家的女儿和她的夫婿,知道春霖话里的夸张是什么意思!俩人都已经要结婚了,竟然还不懂得收敛,由着性子和异性们说笑,简直太夸张了。她笑道:想不到,这里竟然还有修女们来凑热闹!我倒是觉得,那些修女们不像是在礼拜堂里修炼圣法,而像是在修炼找男朋友的本事!

    春霖忍不住笑道:你不知道!在法国,很多年轻的修女们都活跃在上流社会里,经常去达官显贵们的家里跳舞唱歌甚至喝酒!

    长安道:想不到那种习气竟然也带到了上海滩!哪里都有多情的男人!

    春霖道:我们还是不要讨论修女了。你瞧,董叔已经把宝贝拿出来了。

    长安看到,槐园已经把一只红丝绒盒子端放在了桌面上。他心翼翼的打开了盒子,里面显出来一只光泽细腻的玛瑙钗。长安和春霖都凑眼上去看。长安虽然不太懂得鉴赏,可毕竟能简单的看出那件钗的成色。春霖赞叹道:真是宝贝,色彩亮丽,做工精巧,看不出瑕疵!年代久远,到今天,已经堪称古董了!

    槐园听到春霖的赞叹,笑道:多谢大少爷夸奖。但愿今天能拍出一个好价格!

    文彬道:你就等着瞧吧!我已经安插了亲信在宾客队伍里,到时候,他们会把价格抬得很高的!

    长安静静的赏析了一会儿,回过神,对春霖道:我们家里有没有这样的古董。上次,我去家里的商号,好像也看到了一只类似的玛瑙钗,就在三楼靠东面的柜台里摆着!

    春霖道:你的记性真好!可是,我们家里的那只不比眼前这只年代久远!并且成色也差了一些!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