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书屋> 完结全本玄幻小说排行 > 国防小说 > 佳人把盏问长安 > 妯娌相见怒火烧

佳人把盏问长安:妯娌相见怒火烧

小说:佳人把盏问长安作者:文武林

    老板娘盈盈的笑道:你们歇着吧!需要茶水点心什么,就摇铃叫我!说着,便从鼻子里喷出一股子冷气,对细烟兀傲的瞟了几眼。在她的想法里,细烟肯定是春曦的骈头。

    细烟的心里憋着一股子气,拉上了那面推拉门,挡住了老板娘的那张写满鄙夷神色的圆胖脸。

    她转过身,双手叉腰,眼瞅着醉醺醺的春曦,不由得叹息一声,道:你何必糟蹋自己呢!那对男女不过是说了几句疯话,你就当真了!我都不觉得生气!

    春曦正趴伏在榻榻米上,听到细烟的抱怨,缓缓的转过身,红着眼道:我容不得那女人说你是戏子!

    细烟听到这句话,心里五味陈杂。她没有说话,颓然的坐在了榻榻米上,守在春曦的身侧。春曦已经醉了,岂能听得见她苦口婆心的劝?她还是不费嘴皮子了。

    这会儿,春霖和长安都已经走累了。俩人的走路体罚结束,坐在路边的金属长椅上,并肩看着滚滚东逝的黄浦江水。江面上漂泊着好几艘白色的货运船。那些船此起彼伏的发出了轰鸣声,让人听起来是那么的悲壮,苍凉像是故意吹给春霖和长安听的。

    春霖和长安都沉默着,谁也没有先开口。这会儿,俩人的心里都充斥着难过。因为,刚才在那家西餐厅里,毕竟是春霖先开口贬损春曦的。那时候,春曦本来对俩人笑脸相迎,准备客气的邀请哥嫂一起吃午饭。可他的那股子好意偏偏被春霖弄砸了。长安在旁边非但没有劝说,反而也跟着把春曦和细烟贬损了一顿。

    所以,春曦刚才的六亲不认实在是被逼出来的。春霖和长安都琢磨着刚才的情境,觉得实在没有意思。俩人虽然胜利了,可胜利之后的空虚却让俩人觉得更难过。

    周围的路人们匆匆而过。有老叟拉着懵懂的小孩子缓步走过。那小孩子的手里捏着一只五彩挂历纸风车。风车正滴溜溜的转个不停,发出了吱呀的声响。有穿着时髦的交际花款款的走过,她身上的香水味道弥散进了寒凉的空气里,让那股子**香仿佛被冻住了。还有拉着洋车的壮硕车夫跑了过去。车夫的头上戴着黑色的礼帽,腿上却穿着肥大的黑色灯笼裤,裤腿用布条扎着,显出了下面的一双硕大的脚。

    长安眼瞅着过路的行人,看着那一道道人的风景,冰凉寒气里的人的风景,心思惘惘的。不知不觉里,她觉得眼角凉飕飕的。等到她回过神的时候,她蓦然惊觉,她竟然流泪了。从这里远远的望过去,可以看见那座黑铁桥。长安自然已经看到了那座钢筋铁桥,自然也回想起了那天和春曦见面时候的情境。

    现在回过头来想一想,她真觉得自己当初是那么的傻,竟然和从未谋面的小叔子推心置腹。到头来,让他过足了瘾,她反而惹了一身骚。如今,长安的肠子都悔青了,觉得那件事情是她一辈子的污点。而春曦正好可以捏住她的把柄,肯定会捏一辈子的。好在,那件事情已经让春霖知道了。他说过,他能理解她那时候的荒诞,并且因为慈悲而宽恕了她。

    这会儿,春霖也看到了远处的那座钢筋铁桥,他想起了春曦刚才说过的话,猜到长安的心里肯定非常的难过,不由得劝道:春曦实在很过分!我一看见他和女戏子在一起,我的心里就来气!你不要跟他一般见识!今晚回去,我肯定要告诉妈,妈肯定会挖苦春曦的!

    长安叹息道:我真的没有想着要报仇!实在没有必要!他本来就是那种不三不四的人,何必跟他一般见识呢?

    春霖道:难得你能这么想!你要是不生气,我也就不跟着生气了。

    长安勉强笑道:我今天总算是见到那个女戏子了!果然不出我的所料,她的身上有一股子妖气!难怪春曦能被她迷住呢!她简直是妖精投胎转世变成的小浪人!

    春霖听到长安的打趣,跟着笑道:我但愿变成孙猴子,抡起金箍棒,把那妖精变的小美人打出原型。你猜她的原型会是什么呢?狐狸?香樟子?野花野草?还是蜘蛛?

    长安听春霖说的十分的有趣,捂着嘴笑道:我但愿她是胭脂水粉变的!否则,她这辈子也不会幻化成戏台子上的青衣!

    春霖道:说实话,我真没觉得那女孩子哪里长得好看?偏偏春曦把她喜欢的不得了!真是情人眼里出西施!

    长安道:我们还是不说她了!她不过便是一个可怜人罢了!我要是她,肯定不会委曲求全的做曹家的姨太太的!她就那么的没有骨气,连名分都不争,心甘情愿的被人当成臭狗屎!

    春霖道:管她呢!反正她不和我们住在一起,我们眼不见心不烦!顿了顿,道:我觉得这会儿饿了,我们还是找地方吃饭吧!刚才都怪春曦,本来,我打算吃一顿西餐,可偏偏被他搅合了!

    长安道:你一说,我也觉得饿了。在这里灌了凉风,越发的觉得胃里空空荡荡的!

    春霖拦住了一辆过路的洋车,对长安道:我知道有一家很像样的馆子。我们就去那里吃法国菜吧!

    长安兴致勃勃的站起身,紧了紧脖子上围着的一条流潋紫色的堆花棉绒围巾,搀扶着春霖的胳膊,坐在了洋车上。春霖也跟着上了洋车,坐在了长安的身边。他搂着长安的肩膀,跟车夫说清楚了那家像样馆子的地址。

    车夫要俩人坐稳,他迈开脚步,朝前跑去了。他偏偏拉着洋车来到了那座铁架子桥跟前。春霖和长安都害怕看见那座黑漆漆的铁架子桥。如今,俩人坐在洋车上,实在不能说什么。因为,车夫毕竟是路精,知道怎么走会省时省力。那辆洋车缓缓的上了铁桥。长安还很清楚的记得在哪里和春曦说过话。

    如今,她觉得心里五味陈杂,只好紧赶着闭上了眼睛,看也不看桥上的情境。耳边的滔滔江水声一浪接一浪,澎湃不休。她心湖里的滔天巨浪也翻滚不休。那日的情景像是黑白胶片电影般浮现,偏偏还是特写的面部镜头悲悲戚戚,泪眼婆娑。她简直恨死自己,也恨死春曦了。

    春霖早就看见了桥头那棵孤独的白山茶花树。那棵树上的白山茶花照旧寂静的盛开,像是得了地灵仙的旺气,简直没有半分凋零的痕迹分明是讽刺。他的眼睛里一阵酸涩,急忙回过头,紧咬着牙关。可是,他越是在心里回避什么,心里越是浮现着什么。在西餐馆子里,春曦说的话一个劲儿的在他的心里闪烁着,就像是在水面上浮动着的软木塞。任凭狂风骤雨,也不可能打压下它,只好任由它在那里沉浮着。

    洋车好不容易下了那座黑漆漆的大桥,长安听到马路旁传来了整齐悦耳的唱诗声。她抬起眼皮,打量着路边的情境。原来,那辆洋车正好路过领事馆。黑漆镂空刻花栏杆后,有一片碧盈盈的草地。草地的尽头有一座奶白色的美轮美奂的精致洋楼,宝石蓝的琉璃瓦屋顶,上面镀着晌午的粲然阳光。洋楼巍峨的汉白玉廊柱底下,几个身穿虾子红华贵晚礼服的、金发碧眼的女孩子正排成一行,在头顶黑巾的天主教嬷嬷的指挥下,齐声唱着圣歌。

    长安眼瞅着不远处的情境,被那几个女孩子天籁般的唱诗声感动着。她觉得,那圣洁的吟唱声简直已经洗尽了她心里的悲怆。

    春霖自然也眼瞅着远处正唱着诗的女孩子。他想起长安会弹钢琴,便讨好的说道:我们去的那家大饭店里正好有钢琴。你要是有雅兴,不妨给我弹奏几曲吧!我一直盼着能听到你亲手弹的钢琴声呢!

    长安回过神,笑道:好呀!我也好长时间都没有弹钢琴了。到时候,我捡几只简单的曲子弹一弹吧!要是弹难度大的曲子,肯定会被人笑话的!

    春霖急忙说道:你为什么这么的不自信呢?我偏偏要你弹难度大的曲子!你就满足我的心愿吧!

    长安看到春霖显出了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,忍不住笑道:好吧!我听你的!就捡一首难度大的曲子弹吧!

    春霖很高兴的点了点头。长安一直在心里熟悉着琴谱。她是个很要强的女人,既然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弹奏钢琴,她肯定要准备踏实,免得到时候出丑,让那里的客人们笑话。

    春霖猜到长安肯定正在心里温习着琴谱,便没有再说什么。一路上,俩人都没有再说话。洋车夫飞快的跑着。洋车的车轱辘发出了吱呀吱呀的声韵,分明是一首轻快怡然的街头乐音。

    春曦即便再能忍耐,此时也实在忍受不下去了。他口不择言的道:大哥还是赶快儿领着你这位金贵太太走吧!你这位金贵太太是金镶玉打磨出来的,哪里配和我们这些凡夫俗子们一起吃饭呢!不过,你这位金贵太太倒不是特别的专情,甚至有些滥情!我想,她应该明白这句话的意思!我就懒得和她一起回顾往事了!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