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书屋> 最强丹神 小说 > 国防小说 > 佳人把盏问长安 > 第十五章 少爷对丫头的意思

佳人把盏问长安:第十五章 少爷对丫头的意思

小说:佳人把盏问长安作者:文武林

    翠喜是个二十出头的靓丽女孩子。她留着一条乌黑的辫子,末梢用红绒线扎着。用的发蜡很浓,辫子油亮光滑。她生着一张瘦削的瓜子脸,小山眉,丹凤眼,小巧的鼻,肉嘟嘟的嘴。下巴有些尖,像是抽象的剔骨刀。她穿着一件蓝底白花的对襟袄,下面一条橘红色的绸缎裤,裤脚用丝绳扎着。她的一双脚很精致,裹在小黄细碎花的缎子鞋里。

    五六年前,曹家缺人手,便从荐头那里招来了这丫头。这丫头做事勤快,眼睛也活泛,很讨曹太太的喜欢。

    这会儿,翠喜听到曹太太的问话,想了想,笑道:太太出门以后,二少爷也跟着出门了,说是去朋友家里。过了一个钟头,二少奶奶也出门了。她没说去了哪里。

    曹太太道:大少奶奶是几点回来的?

    翠喜道:下午五点多的时候,大少爷先回来了。过了一会儿,大少奶奶就回来了!

    曹太太道:俩人说了什么?

    翠喜道:我和祝妈,张妈,还有晓儿都在楼上的库房里找东西,没听见大少爷和大少奶奶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曹太太出了一会儿神,摆了摆手,叫翠喜下去了。翠喜刚转身,曹太太立即叫住了她,吩咐道:你去做一碗杨梅汤,送到二少爷的屋里!他喝的太多了,胃里肯定不舒服!

    翠喜答应着去了。曹太太心事重重的站起身,走到墙边的案桌前,拿起了上面静静躺着的一串楠木念珠。她缓缓的搓揉着念珠,琢磨着心事。

    翠喜做好了一碗杨梅汤,送到了春曦的房里。春曦还没有睡,正仰躺在床上发呆。她看到翠喜敲门进来了,便坐起上半身,倚靠在钢管床的床头上。

    翠喜笑道:二少爷,太太吩咐做一碗杨梅汤,我给你端来了。说着,便把那碗杨梅汤送到了床头柜上。

    床头柜上放着一盏古典风格的台灯。淡蓝色的灯光如若流水,悠然的流淌到了那碗暗红色的杨梅汤里。春曦看了一眼杨梅汤,心里微微的一动。他毕竟喝了酒,竟胡思乱想到了《水浒传》里的西门庆。那时节,西门庆去了王婆的店里,王婆专门为西门庆做了一碗酸梅汤。

    翠喜眼瞅着春曦眸光里闪烁着的那股子邪,心里有些害怕起来。她毕竟是个乖觉的女孩子,急忙笑道:二少爷,你慢慢喝,我先下去了!

    春曦本以为母亲会直接做主。这会儿,他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曹太太悄悄的给春曦递去一个眼色,春曦急忙笑道:姨娘,你难道不怕我教坏了刘家的闺秀?我看,还是不要祸害了刘家吧!

    春霖和长安都忍不住笑了起来。因为,春曦毕竟喝多了红葡萄酒,舌头发麻,声音显得怪异。听到春霖夫妇的笑声,曹太太也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月华白白的讨了臊,脸上实在过不去。曹太太立即止住笑,故意嗔怪春曦道:你瞧你!姨娘是一番好意,你竟然不放在心上!竟说一些醉话!还不赶快给姨娘赔不是!

    月华急忙劝道:算了!春曦既然喝醉了,哪里能说出清醒的道歉话?我看,还是让丫头扶着他回房睡觉吧!

    春曦正好抓住了机会,故意装作酒醉的样子,醉醺醺的道:那我就上楼睡了!姨娘多喝几盅!反正有妈陪着!说完,便站起身,摇摇晃晃的朝楼上走去了。

    曹太太急忙喊来了两个丫头,要她们上前搀扶着春曦。

    听到春曦的话,月华也坐不住了。她的心里不得不怀疑春曦是不是真的醉了。春曦分明是故意赶她走!想到这里,月华气鼓鼓的站起身,道:天晚了,改天再和姊姊叙吧!

    曹太太眼瞅着妹妹脸上的温怒,也不好再留她了,只好陪着她朝客厅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春霖和长安送到了客厅门口,眼瞅着月华上了那辆黑色的轿车。外面正刮着夜风,吹着长安的热身子。长安觉得身上一阵寒凉,有些站不住了。春霖急忙搂紧长安。

    月华瞧见了,摇下玻璃窗,笑道:春霖真疼太太!

    曹太太巴不得春霖和长安能在月华的面前秀出恩爱。

    月华的汽车开出了曹公馆的黑漆大铁门。曹太太打了个哈欠,道:你们也回去睡吧!说着,便回到了客厅里。

    春霖和长安还站在客厅门口。长安刚才一抬头,竟然看到了天幕上的那轮散着灼灼光华的月亮。那晚的月亮是下弦月,算不得精致,只能说是残缺的美。长安看了月亮几眼,便低头走进了客厅里。春霖跟在她身后。

    曹太太吩咐着老妈子丫头收拾着饭桌。她没有准备睡觉的意思,独坐在沙发上喝着清茶。

    春霖和长安没有立即去睡,坐在曹太太的对面。曹太太发了一会儿呆,道:春曦真不听话。我猜,他的心里肯定正琢磨着对付我的办法呢!

    春霖道:他要是胆敢娶苏细烟当太太,简直丢尽了我们曹家的脸!他小时候就很不听话,三天两头的惹是生非!这会儿大了,照旧狗改不了吃屎!爸爸要是在,肯定会狠狠的揍他一顿,把他打的皮开肉绽,然后把他赶出家门!是死是活都由着他去吧!

    其实,在说这句话的时候,春霖的心里是存着极大的嫉恨的!因为长安的事情,春霖恨不得能狠狠的把春曦暴揍一顿。可他终究还是忍耐了。这会儿,他唯有用恶毒的语言来发泄自己心里的愤懑。

    曹太太正喝茶,听到春霖的话,不由得抬起眼皮看了春霖一眼。她觉得春霖有些古怪。往日里,他都是很向着春曦的,经常为春曦说清。可这会儿,他竟然也跟着怨毒了起来,实在是一桩稀罕事儿。

    长安从鼻孔里喷出一股子冷气。她觉得心里舒服了很多。曹太太打量着长安的神情,心里暗自琢磨着。春霖打了个哈欠。曹太太催着他和长安上楼歇息了。等俩人上楼之后,曹太太便唤来了一个叫翠喜的丫头,低声问道:今儿,我去打麻将以后,二少爷和大少奶奶都在干什么?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