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书屋> 下载看书免费软件 > 国防小说 > 济南怪谈——历城之迷 > 第三章 画像中的迷语

济南怪谈——历城之迷:第三章 画像中的迷语

小说:济南怪谈——历城之迷作者:醉影悠殇

    对对对!谭品良看了看林悦:还是你聪明!我也想到了,一开始我们对那古墓一无所知,不知道墓主人是谁,不知道这里为什么会出现古墓,也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精确的找到古墓的,可是这些事,竟然都在一个民间传说中找到了答案,本来困扰我们的问题,被这章平的故事给解决了,难不成那伙盗墓贼,也是从这民间传说故事中,找到了这将军墓?

    不对不对,老师您忘了,章平从小就知道,可是他认为这是传说,对古墓的事情一无所知,而且不光是他,他们村里应该也有不少人知道这个故事吧,可是为什么以前没有被人挖过,偏偏从这个章进财到了孙瑞祥的店里知道,等孙瑞祥去了章灵村后,这古墓才被盗的。林悦看了看默不作声的两人:我想这章进财,一定是在孙瑞祥那里,得到了某种东西,才找到了将军墓!

    分析的有道理,看来还是先找到章进财再说!谭品良点了点头夸了林悦几句,忽然问道:对了,那古墓中的巨棺他们还没处理完吗,老这么派人守着可不行,要不然就想个办法将棺材拉回馆里,要不然就让人将墓给封起来吧!

    还没有,听他们说还是想将巨棺想办法运出来,这样的棺材大家都没见过,说不定会是一个新的发现,今天我看他们正准备东西,明天应该就能运出来吧!

    谭品良点了点头,说你们去做吧,年纪大了,不能啥事都管了,等棺木运出来后好好研究一下。

    俩人见谭品良累了,都不再说话,将谭品良放回到博物馆,俩人又开车去找孙瑞祥认照片。

    孙瑞祥在派出所出来,这紧张的情绪还没放下,回到店里后左转右转,烦躁得坐立不安,正在这时候,就见李殇和林悦进来了,这孙瑞祥前两天就跟他们见过面,今天又见俩人在派出所里,知道这俩人肯定是便衣,看俩人进来后赶紧上前解释说该说的都说了,真没有什么隐瞒的了。

    李殇笑了笑,没理会孙瑞祥的解释,将照片拿给他:你看看,他是不是朱长贵?

    孙瑞祥接过照片看了看,点了点头:是他,就是这小子,你们找到他了?

    林悦和李殇相视一笑,看来找对人了,将照片拿回来,林悦就问他:人,我们还没找到,不过你是不是还有什么隐瞒我们的啊,这朱长贵可不是他的真名,他的真名叫章进财!

    啊?不是真名,我说姑奶奶,我真没有隐瞒别的啊!孙瑞祥直呼倒霉,没想到这朱长贵还真不是个东西,用假名不说,竟然还去盗墓,让自己惹上了祸:当时我也没向他要证件,不知道他叫章进财啊,再说了,我和他真没关系,他就是在我店里待了几天,我什么事都不知道啊!

    李殇左右看了看这店里的东西,忽然发现这店里的金属制器摆得不算多,墙上倒是挂了不少的名人字画,架子上还堆着一些卷轴画像,心里一动,连忙给林悦使眼色并问孙瑞祥:那这章进财在你们店里这么多天,都做过什么,学过什么啊?

    没做过什么,就是帮我摆摆货,弄弄摊位,你说一个新来的,我也不可能教他什么东西啊,他倒是问过我怎么辨别古画的真伪,当时我就想刚进门没几天,还想在我这里学什么真本事吗,我就胡乱给他瞎说了几句胡弄了过去。孙瑞祥看林悦在翻自己的卷轴,想了想对他们说:对了,他曾经问过我一个问题,说从电视上看到,有人在画里藏画,将画泡在水中或是用火烤,就能让画呈现出另一幅不同的画像来,问我这事是不是真的,我当时没搭理他,可是后来他又问了一遍,我就说,是真的,有的还得用醋泡呢!

    听了这话李殇和林悦觉得问到了重点,这章进财竟然向孙瑞祥问过这些问题,那从他家搜出来的那幅画,肯定是有什么文章了,又问了一些关于章进财的事,孙瑞祥说别的没什么可疑的了。

    俩人看孙瑞祥不像是说谎,心想那古画肯定有东西,要不然章进财不会刻意的两次去问孙瑞祥,看来得赶紧回去找找这画中到底藏了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路人俩人讨论起来,这画里会不会隐藏了将军墓的信息,是不是章进财解开了这画里的迷团后才找到了将军墓呢。讲到这里,林悦说,这话肯定不是从墓里带出来的,你想这古墓被盗之前,章进财一直在店里好好打工,这幅画肯定不是近期才偷来的,肯定是放在章进财身边有一段时间了,也有可能是非常长的一段时间,在这之前,章进财一定试着解过这里面的秘密!李殇点头说对,肯定就是这样,这孙瑞祥无意中说的话让章进财找到了解开古画的关键,然后顺着这画里的线索就找到了将军墓!这也可以解释,为什么盗墓贼会精确的找到古墓了!

    想到这里林悦赶紧给谭品打电话,告诉他那幅画中藏了将军墓的信息,让他赶紧去做检测,看看能不能找出来。

    进了博物馆,两人直冲工作室,谭品良正用x光机扫描这幅画,电脑上开始了对布料和染料进行分析,两人等了一会,看到电脑已经分析完毕,只见这屏幕上的图像突然一分为二,变成了两幅图,一个是刚才所见卷轴上的面像,另一个是扫描出来隐藏着的另一幅文字图!

    又是七言绝句!林悦见了这上面的文字后叫了一声,想起半年前和李殇解港沟之迷时遇到的李氏辈份,那也是一首七言绝句诗。

    真是没想到,这幅画中竟然还有另外一层底料,不用一些特殊的手段根本无法找到里面隐藏的线索!谭品良将画收好走了了过来,看了看屏幕上的字:这就是画中隐藏的线索?

    两人点了点头,将孙瑞祥的话对谭品良讲了一遍,谭品良拿过一张纸,将上面的字抄了下来:一朝国破功名败,庙北三里英骨埋,断水折流长眠处,重整山河盼君来。

    这四句诗,难道写的就是将军墓的位置?林悦和李殇大眼瞪小眼,这第二句和第三句,确实是标出了距离和位置,庙北三里,断水折流!

    不用想了,那天我查过资料,这刘兰峪村有一座不知道建有多久的土地庙,因为在村外的土坡里,也没什么人去破坏,这样算来,这庙可是从隋唐时期就有了,这北三里,肯定是在庙的北面三里的位置,那天我们去墓地的时候,也看一下那里的风水,古墓的旁边就是河,那水从西流过来,在古墓前面拐了一个湾向北流,看来章进财真是根据这幅画找到的那个将军墓,章灵村的传说是真的!谭品良扶了下眼镜:这幅图上的文字,标注了朱建坤的墓,可还有三个墓我们没发现,我现在担心章进财的手里还有另外的画像,如果真在他的手里,他很可能已经破解了这画像里的线索,那其它的三个墓,肯定也会被他盗空!

    李殇听了大急:不光是这四个将军墓,如果这四个将军墓被发现,那就会找出皇陵所在的位置,这将军墓不算什么,可是皇陵之中定是秘宝无数,被他们盗走可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砰谭品良狠狠的捶了一下工作台:照片给我,我马上去公安部让他们发通缉令,你们想办法打探出章进财经常去的几个地方,一定要赶在他下一次行动之前找到他!

    从孙瑞祥的口说得知朱长贵似乎和这起盗墓案有关系,谭品良为了防止再次发生盗墓案,急匆匆的带上人去章灵村找这朱长贵,三人轻车熟路,没多长时间就赶了过去,将让当地的民警查一下朱长贵这人的地址,很快港沟派出所就给了回复,在电脑上查不到这几个村里有叫朱长贵的,这人可能是用的化名。

    李殇等人一听没有朱长贵这个人,顿时觉得这人的嫌疑就大了起来,好端端的谁会用一个假名和人接触,再一个说,这化名朱长贵的人,为什么会找上孙瑞祥呢,是不是故意引诱孙瑞祥去章灵村打探消息呢?这点就让人觉得难以解释,再回想这前两天的盗墓案,那盗洞打有模有样,并不是什么新手所为,这人和古墓又有什么干系呢?

    既然在户籍档案中找不到朱长贵的信息,三人只能是到章灵村慢慢走访,谭品良心想章平老人在村里住了这么久,会不会知道这个人呢,下了车后,他让俩人去村委打听一下,自己就跑去了章平那里。

    李殇和林悦一路找到村委,向村长说了一下这个情况,并将这人的年龄和大体样貌说了一下,村长了解之后知道这事和盗墓案有关,赶紧派人去找人,看看谁家二十来岁的男孩有对得上号的。李殇和林悦看村长这么帮忙,连声感谢,又跟着派出去的人去查,一连查了几家都没有对得上号的,这时候章平打了电话过来,说打听到了一个和朱长贵相似的人,赶紧到章平家去。

    到了章平家,看到谭品良正扶着章平出门,原来这章平听了谭品良的来意后,就问这人长什么样,经过谭品良的一番描述后,章平告诉他,这人啊,好像是自己本家的一个后生,叫章进财,是个二混子,父母死的早,长年在外面游荡,前两天回来,在村里偷东西被人发现,从那天跑了之后就没了音讯,不过他家就在不远处,是一处破院子,很久没人住了,都快长草了。

    谭品良和林悦扶着章平老人,李殇先行和一起来的村委员去章进财家,转了几个弯,就看到一个破破烂烂的木头大门,村委员给李殇指了指:这就是章进财家,你看,家家户户都盖新房,就他家一直住的老院子,这孩子从小就偷机摸狗,家里穷得小偷都不愿意进,你想进去的话,那面墙都快被拆没了,直接进去就行。

    李殇本来还不好意思随便进,看到村委员一脸不在乎的样子,心里还是找线索要紧,三两下就翻进了院子里,这老院子虽然大,但只有两间北屋能住人,透过破窗子发现里面也是破破烂烂的,没几样家具,两间屋子一间是客厅,一间是卧室,打眼一过就看清里面的摆设,没什么值钱的东西,也没多少日常用品,显然章平和这村委员说的是真事,这章进财一般不在家里住。

    章平几个人赶到的时候,李殇早就将院子里能藏东西的地方翻了一个遍,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,看到几人过来了,就问能不能进屋查一下。

    谭品良转身问村委员的意见,村委员说想进就进吧,反正他这屋里也没啥值钱的东西,到时候问起来就说是家里来了小偷。

    见几个人同意了,李殇将锁门的门扣拆了下来,进了找了找,这屋里家徒四壁,除了两个老旧木柜没啥能藏东西的地方,不过在桌子上发现了几张章进财的照片,李殇将这些东西拿起来,想着能让孙瑞祥认认这是不是那个朱长贵。客厅没什么线索,李殇马上就去了卧室,这卧室里更是简单,除了一张床基本上没啥家具,不过李殇仔细看了一下,发现这床脚的四周和其它地方不太一样,这四个脚周围的尘土和旁边的不太一样,有让人搬过的痕迹,想到这里李殇趴到地上看了看,果然发现这床下铺了一块被拆开的纸箱,李殇将桌移到一边,将那纸箱拿走,那纸箱的下面露出一块半米左右的方形坑洞,这洞里,正放着一个卷轴。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返回书页 下一篇